爱青岛

有爱·生活更美好
打开

西安一码通和它的分包公司

来源:澎湃新闻 2022-01-10 07:04 浏览量: {{browseQuantity}}

因为在本轮疫情中的两次较大范围“崩溃”,西安“一码通”系统受到质疑。

2021年12月31日,陕西省通信管理局发布消息,12月30日至31日,工信部总工程师韩夏到陕西省通信管理局开展疫情防控工作调研。在西安“一码通”工作专班,韩夏了解核酸采样系统应急处置措施,要求系统再优化,细节再完善,确保不出现拥塞宕机现象。

2022年1月5日凌晨,西安市委组织部发布消息,西安市委决定:西安市大数据资源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军同志因履职不力,停职检查。

谁制造了“一码通”?“一码通”系统为何多次出现拥堵甚至宕机?

“一码通”背后有谁?

谁制造了西安“一码通”?

按照西安市大数据局官网在2020年2月发的信息:当前,我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已进入关键时期,经市联防联控指挥部批准,由市大数据资源管理局牵头,中国电信西安分公司(以下称西安电信)开发部署,西安市个人电子识别码(简称:“一码通”)正式上线试运行。

西安电信是整个项目的总集成商,而“一码通”里的众多子项目又分别交给了不同公司负责开发。

具体哪些公司参与?

西安市大数据资源管理局在2020年12月发布的信息显示,12月24日,西安市大数据资源管理局在市级政务数据中心召开疫情防控信息化暨西安“一码通”平台专项保障工作会议。市大数据中心,东软、阿里云、启明星辰、安恒等“一码通”平台信息化保障团队有关负责人参加工作讨论。

这些公司在其中又扮演哪些角色呢?

1月6日,有网友在上证e互动平台向东软集团提问:西安一码通是委托贵公司开发的吗?如果是的话,软件两次崩溃可能的原因是什么?

东软集团回复称,西安一码通系统,涉及基础资源层、网络层、应用层多个专业厂商。西安东软作为应用层支撑厂家之一,参与开发建设。目前,经现场专家及技术人员排查分析,该故障与应用层无关。

公开资料显示,东软集团创立于1991年,是中国第一家上市的软件公司,目前,东软在全球拥有近20000名员工,在中国建立了覆盖60多个城市的研发、销售及服务网络,在美国、日本、欧洲等国家和地区设有子公司。

此外,中国电信阳光采购网公示信息还提到,2020年3月,中国电信西安分公司西安市民一码通扫码设备框架采购项目询价结果公示,标包一和标包二的成交供应商均为西安兆天系统工程有限责任公司;2020年7月,中国电信西安分公司“一码通”应用采买短信服务项目中选人公示,阿里巴巴云计算(北京)有限公司中标。

有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阿里云是西安政务云的云服务商,“一码通”里很多验证信息需要回传至西安政务云去验证,“一码通”短信服务给阿里巴巴来做原本应该更顺畅,但这次短信服务似乎也出了一点问题。

天眼查App显示,西安兆天系统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1500万元,一般经营项目包括计算机软硬件的开发、设计、销售等。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中国电信集团系统集成有限责任公司陕西分公司均是其客户。

启明星辰官网介绍,公司成立于1996年,由留美博士严望佳女士创建,是国内极具实力的、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网络安全产品、可信安全管理平台、安全服务与解决方案的综合提供商。

安恒信息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2007年,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网络信息安全领域,致力于成为一家具有优秀企业文化和社会责任感的新时代网络信息安全产品和服务提供商。

单一来源采购

值得一提的是,西安“一码通”信息技术平台项目的多个子项目以单一来源采购方式分包给数家公司。

2020年12月9日,西安电信对西安“一码通”信息技术平台项目单一来源进行采购公示。公告信息显示:“一码通”项目信息技术平台子项目供应商为西安东软系统集成有限公司,单一来源采购原因是“用户指定”。 “一码通”项目大数据可视化分析子项目供应商是中译语通科技(陕西)有限公司,单一来源采购原因为“用户指定”。 “一码通”项目码引擎子项目的供应商是美林数据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单一来源采购原因为“用户指定”。

一位运营商领域的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所谓“用户指定”方式就是客户指定要求用哪家供应商,这里是指西安市大数据局指定西安电信要求把具体的子项目分配给各家开发商。“之所以这样做,一般是因为这些开发商之前已为大数据局做特定的技术开发,考虑到‘一码通’项目上马后不同系统之间的对接,这本身没有什么,况且这个项目也进行过公示,公示期有人有异议可以提出来。西安电信这样做并不违规。”

诸多猜测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一码通”系统问题频出,系统背后又涉及基础资源层、网络层、应用层的多家厂商,“一码通”项目的分包开发,也引发不少流言质疑。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西安市大数据资源管理局(汇总)2020年决算公开报告发现,在部门决算中项目绩效自评结果方面,“一码通”平台建设经费项目绩效自评综述是:根据年初设定的绩效目标,项目自评得分100分,项目全年预算数2538.22万元,执行数2538.22万元,完成预算数的100%。

有网友提及西安市科学技术局创新一码通系统开发项目的采购结果公告,认为“一码通”项目被27万转给西安中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开发。

对此,1月4日,西安中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该公司承建的是“西安市科学技术局创新一码通”,与西安“一码通”分别为不同系统,二者之间并无关联。公司坚决支持并配合政府的各项防疫政策及措施,如有需要,愿意为政府疫情防控工作提供必要的大数据相关技术支持。

此外,2021年6月,中国电信官方微博转发人民邮电报文章《中国电信西安分公司“一码通”服务平台保障专班》,其中提到自“一码通”平台开发以来,保障专班成员累计完成近40次平台升级。为确保系统运行更高效,他们将一张图片从1MB压缩到500KB,再从500KB优化到100KB。这样的工作看似简单,却蕴含着高技术含量,他们连续两天两夜守在电脑前,终于攻下难关。

对此,有网友提出,“一码通”宕机是因为使用图片传输二维码信息,而图片体积较大,会占用大量带宽。不过,这一说法被不少技术人员反驳,有技术人员对二维码接口数据进行分析,以此证明并非在服务器生成图片,也有技术人员指出,“做过实际项目开发的人都知道,没有人会用图片传输二维码,即使是再小白的开发也不会。”

对于“一码通”系统出现崩溃的原因,目前尚无较为细化的官方调查发布。

时间线:扩容后再现崩溃

这次“一码通”系统在疫情中的表现饱受质疑。

据央广网2021年12月20日报道,从12月20日起,西安市民上班需持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当日,作为出行必备的西安“一码通”却反复出现故障。在一些地铁口,市民因无法扫码进站排起长队。

当天下午,刘军曾表示:“近日,根据西安市疫情防控形势,各公共场所加大了扫码查验,同时开展多轮全员核酸检测,’一码通’使用频率加大,对网络与平台造成较大压力。”刘军说,12月20日早7时40分左右,西安“一码通”用户访问量激增,每秒访问量达到以往峰值的10倍以上,造成网络拥塞,致使包括“一码通”在内的部分应用系统无法正常使用。

彼时,刘军曾表态,将持续加强对平台的监控,“一码通”平台技术团队将24小时不间断驻场运维,加强网络及系统资源保障,确保“一码通”平台良好运行,并建议在全员核酸检测的特殊时期,为减轻系统压力,广大市民非必要不展码、亮码,在出现系统卡顿时,耐心等待,尽量避免反复刷新。

2021年12月30日至31日,工信部总工程师韩夏到陕西省通信管理局开展疫情防控工作调研。在西安“一码通”工作专班,韩夏要求系统再优化,细节再完善,确保不出现拥塞宕机现象。

陕西省通信管理局官网显示,陕西省通信管理局商请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协调中国电信、中国移动集团公司于2021年12月29日紧急完成了西安国家互联网骨干直联点陕西电信和陕西移动之间100G的扩容,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网间流量激增带来的业务互访压力。12月30日,韩夏协调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两家集团公司对西安国家互联网骨干直联点再次扩容200G,大幅提升了移动-电信间的访问速率。12月31日凌晨1:00完成扩容工作后,陕西电信至移动间总带宽达到700G,目前电信、移动用户网间业务互访高效通畅。

但问题尚未完全解决。2022年1月4日,西安“一码通”系统再次被爆崩溃。据西部网报道,1月4日9时许,不少市民反映“西安一码通又崩溃了”,核酸检测无法进行。“西安一码通”热线工作人员称:“今天早上一码通确实出现问题了,正在紧急修复”。

上述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分析认为,4日再次宕机主要是西安提出“社会面清零”后,短时间用一码通的用户暴增导致网络瘫痪,“整个系统应该都有不少小问题,至于具体哪家企业责任,还需要调查组给出结论,企业自己出来说不客观。”

2022年1月5日,西安市委组织部发布消息,西安市委决定:西安市大数据资源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军同志因履职不力,停职检查。

来源:澎湃新闻

热点推荐

观点

    {{item.userName}}

    {{item.content}}
    {{item.createTime}}
    {{item.like}}
    • {{replay.userNickname}}:{{replay.content}}
打开爱青岛客户端发表您的观点